主页 > 星尘算命 > 新形势下汇率避险进退有道
新形势下汇率避险进退有道

  www.hljab.com.cn!新形势下,银行应引导企业建立汇率避险的正确理念,提供丰富的汇率避险方案,帮助企业适应国际金融环境的改变。

  随着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改革的不断深化,企业在开展跨境贸易及投融资业务时获得了极大便利,但新冠肺炎疫情叠加中美贸易摩擦,使得汇率市场波诡云谲。新形势下,银行应引导企业建立汇率避险的正确理念,提供丰富的汇率避险方案,帮助企业适应国际金融环境的改变。

  根据万得资讯信息,今年1—5月,美元人民币汇率在6.8398—7.1446区间波动,振幅高达3048外汇点差。

  疫情叠加中美贸易摩擦,使得人民币汇率波动变幻莫测。为应对新形势的挑战,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稳外资、稳外贸及促进跨境投融资创新和便利化的政策,为境内企业危中寻机开展跨境业务带来了极大便利。但在境内企业中,只有少数中资大型集团拥有专业化的资金管理团队,建立有相对规范的汇率管理模式,而占绝大多数的中小外贸企业,则缺乏专业汇率管理能力。对于后者而言,由于利润微薄,汇率波动对企业利润的影响极大。此外,境内企业利用便利化政策开展跨境投融资业务时,也汇面临汇率风险管理的难题。这些企业对汇率管理产品和模式较陌生,面对汇率风险主要依赖国内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相应的汇率避险服务。这就需要银行从企业角度出发,帮助企业针对其进出口和投融资业务提供汇率风险管理方案,也需要银行引导企业秉承“以业务为基础,以套期保值、锁定风险为目的”的原则管理汇率风险。本文将针对近期市场的一些典型场景,介绍几种汇率避险方案。

  A公司是抗疫物资出口的外贸企业。3月下旬,A公司与欧洲某国政府卫生部门签署了大额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合同,总金额约3亿欧元,每周发货分批出口,货款也将分批回笼。签约时,欧元兑人民币汇率约为7.8且处于上行态势,A公司基于7.8的汇率测算了销售收入并对外报价。但4月开始,欧元兑人民币汇率掉转直下至7.6—7.7之间波动。3亿欧元货款,如按7.6的实际结汇价格,企业收入减少将高达6000万元人民币。

  针对以上情况,为支持特殊时期外贸企业的经营发展,X银行给予了A公司欧元即期结汇业务310pips的优惠补贴,即每1亿欧元,企业即期结汇收入可增加310万元人民币。

  根据A公司的发货进度,欧元货款预计在发货后三个月内分批收回。对于未来货款的汇率风险管理,有以下方案可供选择:

  方案一:远期结汇。根据预计收汇的进度,锁定3个月欧元兑人民币的结汇价格为7.8132,高于A公司签约时7.8的汇率。该方案的特点为,无论未来汇率如何变化,均按约定汇率办理结汇。

  方案二:买入3个月后的看跌期权,支付1270pips期权费,期权约定的执行汇率为7.8。该方案特点为:如到期日欧元兑人民币汇率低于于7.8,A公司可按7.8办理结汇;如高于7.8,A公司可按即期市场汇率结汇。

  方案三:卖出看涨期权。考虑到A公司采购成本基于7.8汇率测算,A公司可选择按7.8的价格卖出看涨期权,获得900pips的期权费,期权到期日为3个月后。该方案的优点是可以获得一笔期权费补贴,但仅适合判断人民币3个月内不会出现大幅度升值或贬值的情况。如3个月后人民币大幅升值至7.5,A公司只能按7.5价格卖出欧元,并未能将汇率风险锁定;如3个月后人民币大幅贬值至8.0,企业也仍需按7.8的价格卖出欧元,无法享受到贬值带来的额外收益。

  以上方案一和方案二为保守型的避险策略,适合纯粹以规避汇率风险为目的、风险偏好较低的企业;方案三适合对市场有一定主观判断,愿意为提高结汇收益而承担一定的不确定性,风险承受能力较强、衍生产品交易经验较丰富的企业。企业也可根据自己对汇率的预测,对以上三种方案进行组合运用,以实现不同交易策略下的汇率风险管理。总的来看,考虑到A企业签订销售合同时目标汇率为7.8,X银行建议其搭配方案一和方案二,按7.8132的价格锁定70%的收汇资金汇率;剩余30%通过支付一定的期权费用获得保障,即在人民币升值时按约定汇率7.8结汇,人民币对欧元大幅贬值(8.0以上)时按市场价格结汇,享受贬值带来的额外收益。·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神州巡

  B企业是具有多年国际贸易经验的进口型企业,与海外供应商主要以美元进行结算,产品主要以国内销售为主。在今年疫情期间,由于国内销路受阻,导致销售回款不及时。为进一步支持国内经销商的经营,B企业主动将与经销商的结算周期从预付款改为货到后180天内付款。虽然稳定了国内的销售,但结算周期的改变也给B企业带来了一系列的烦恼:一是B企业与海外供应商结算方式仍维持不变,但与境内经销商的结算周期却从30天预付转变为货到后180天付款,因此较以往需多占用企业至少7个月的资金,导致B企业的资金流更加紧张。二是B企业与上游结算币种为美元,与下游结算币种为人民币。以往,由于B企业与上下游的资金收付时点基本可以匹配,因此B企业多采用即期购汇的方式进行进口付汇;但随着上下游收付期限出现错配,B企业继续采用即期购汇则将承受一定的汇率波动风险。

  今年以来,虽人民币贬值幅度较大,但美元融资利率也大幅度下行,一年期的美元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价格较年初下降了约1.3%。X银行向B企业推荐了进口押汇+远期售汇的融资模式,美元贷款报价约2.5%,加上远期售汇的成本,整体报价仅约3.5%,较一年期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4.35%减少了0.85%。对于企业而言,通过办理外币融资加远期售汇模式,利用低成本的外币资金,通过锁定汇率,可降低整体融资成本。

  G企业为境内知名的投资公司。今年初,标的公司K企业拟赴港IPO,G企业作为基石投资者之一,拟通过境内券商成立的QDII计划战略入股K企业,投资期限计划为三年,选择了X银行作为该QDII计划的托管银行。

  由于投资币种为港币,而当前港币对人民币汇率处在近10年的历史高位,因此G企业通过券商进行即期购汇,需要支付更多的人民币,同时未来还将面临潜在的汇率风险——若三年后QDII计划到期退出时人民币大幅升值,则G企业将面临投资退出时结汇的损失。如G企业的即期购汇汇率是0.9185,而三年后QDII计划到期退出时港币兑人民币的汇率下跌10%至0.8264,则汇率的波动将导致G企业的投资收益大打折扣。

  为协助G企业规避投资退出时因人民币升值所带来的汇率风险,X银行向企业推荐了远期锁汇方案,将远期结汇汇率设定为与当前港币对人民币汇率相当水平的0.941。如果三年期后QDII计划退出时这一汇率较即期购汇价格高出约2.45%,而G企业所投资的股票又升值了20%,则叠加远期汇率升水后,实际收益率将达到23%。此外,若考虑QDII计划未能在计划的时间点退出导致远期结汇无法按时交割的情况,X银行还可在办理远期锁汇时搭配择期交易条款,在到期后也可办理展期或者差额交割。

  H企业为实体制造企业。今年以来,境内外本外币融资利率同步下行,该企业向多家授信合作银行提出了优化存量债务结构、降低付息成本的诉求。虽然境内人民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oan Prime Rate, LPR)不断下行,一年期LPR已下调至3.85%,但依然达不到企业的目标要求。X银行作为H企业授信主办行,基于全口径跨境融资的政策基础,向H企业提出了通过境内银行担保向境外银行举借外债的融资方案,即由X银行向境外银行开立融资性保函作为担保,境外银行直接融资美元至H企业在境内开立的外债专户并结汇使用。美元贷款综合成本约2.5%,但由于H企业到期需偿还境外银行美元融资本息,如果H企业未来没有稳定的外汇收入来源则需购汇偿还。据此,X银行向H企业提出了货币互换的汇率避险方案。

  货币互换是指两笔金额相同、期限相同但货币不同的债务资金之间的调换,并同时进行不同利息额的货币调换。在本案例中,H企业从境外银行获得的融资金额为2000万美元,通过与X银行申请办理美元对人民币的货币互换业务,约定期初H企业用2000万美元从X银行交换得到人民币14200万元(按照7.1的即期汇率计算),一年到期之后,H企业“还给”X银行人民币14200万元,X银行“还给”H企业2000万美元;同时,在这一年期间,H企业需每季度按照3.5%的利率支付X银行人民币利息,而X银行则需按照2.5%的利率支付H企业美元利息。H企业用每季度收到的X银行的美元利息及到期收回的美元本金直接偿还境外银行的美元融资本息。

  在该笔货币互换中,H企业将一笔融资成本为2.5%的美元债务转化为一笔融资成本为3.5%的人民币债务,从而规避了汇率波动所带来的风险,取得了降低人民币融资成本的效果。

  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银行结汇6488亿美元,同比增加10.4%;售汇5949亿美元,同比下降2.2%。4月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6%,与一季度基本持平;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为61%,较一季度下降2个百分点。由于目前人民币汇率整体贬值幅度较大,汇率波动对进口型企业利润侵蚀严重。目前,出于宏观审慎管理的考虑,银行为进口企业办理远期售汇业务,需要收取20%的外汇风险准备金。鉴于市场上结汇意愿日趋增强,建议减少或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以有效降低进口型企业办理远期售汇、买入看涨期权等避险产品的成本。

  近年来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发展迅速,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更使跨境电商业务迎来蓬勃发展期。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居家隔离日常生活快消品只能选择线上购物。全球最大的跨境电商亚马逊为应对因疫情导致的业务大幅增长,甚至不顾疫情蔓延,新雇了超10万名员工,其股价也在近期创出新高至2525.45美元。5月20日,外汇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支持贸易新业态发展的通知》(汇发〔2020〕11号),为加快跨境电子商务等贸易新业态发展,提供了更高水平的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政策。跨境电商经营者从备货到完成销售到收到货款,时间跨度一般在1—3个月,因此汇率波动对跨境电商卖家利润的影响很大,锁汇需求遂日益增多。银行在为跨境电商卖家或跨境支付公司提供收结汇服务时,可重点开发适合跨境电商的远期锁汇产品,帮助相关企业锁定未来某一时间段的结汇汇率。

  与大型企业不同,中小型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更依赖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指导和服务。由于汇率市场和汇率避险产品的复杂性,多数银行只能在一级分行建立专业的汇率风险管理产品经理团队,指导二级分行和支行营销推广汇率风险管理产品,专业服务于难以覆盖的大量中小型企业。就此,银行可通过开发线上化、移动化的汇率避险产品服务,并从客户角度出发,根据客户的典型场景开发相对应的汇率风险管理模型;同时,根据不同的避险策略,提供不同的避险工具组合,并通过可视化、可模拟的界面和产品服务,帮助企业直观地了解汇率避险产品的功能、作用和避险效果,引导企业基于自身业务的收/结汇背景,以套期保值为目的,锁定汇率风险。以上方式,既便于银行一线客户经理开展营销工作,也便于企业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和要求迅速找到匹配的避险策略和避险工具。